CHRIST CENTERED CONVERSATIONS

 

临终七言——“女人,看你的儿子…”(若19:26-27)

Chris反思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爱与牺牲,思考我们如何能以耶稣为榜样。 耶稣对亲人说出这话时,想必是何等不舍,何等痛心。自知将要(暂时)离别母亲,离别门徒,耶稣肯定伤心欲绝,悲痛万分。离别:我们何尝没有经历过?试问,有谁不曾体验过离别之苦、哀悼之痛?离别意味着隔绝——离别即是分开、脱离、告别他人;我们常用的“分手”一词,就难免沾染着忧伤与哀愁。在此,我们窥探到耶稣人性与内心世界的真实体现——他对团体接触与心灵交际的渴望。确实,身为救世主之外,耶稣亦是孝子,亦是兄弟,亦是好友。和你我一样,耶稣也渴望爱待身边人,并获得身边人的爱戴——悲痛之时,更是如此。 然而,耶稣的临终七言,令我最有感触的,是其中的“团结”之主题。耶稣常使人与人互相接近,即使在他临终时,依然如此。耶稣在十字架上,等待死亡的到来,仍关爱他人,为他人服务。通过这项舍身为人之举,耶稣提醒我们,新生命不仅萌生于死亡之后,纵使在死亡之时,也盎然存在。这虽然看似矛盾,耶稣却证明了一点:死亡不是剧终,在绝望的深谷,仍然有望重获新生。因此,在加尔瓦略的黑暗之中,人们互相关爱之情,仍然能够重新燃起,且

将临故事中的客栈店主

Chris 于此文章,分享将临故事中客栈店主的角色,试问我们是否有时也以客栈店主的身份对待圣家三口。 “他们在那里的时候,她分娩的日期满了,便生了她的头胎男儿,用襁褓裹起,放在马槽里,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。”(路2:6-7) 我常想,当若瑟从客栈店主口中得知那里“没有地方”容纳他与身怀六甲的聘妻时,究竟有何感受?行路数日、历经坎坷的若瑟,必然气愤心烦,无比失望。我猜想,他甚至慌张失措。他有后备计划吗?夫妻俩总不能露宿街头吧?那怀有身孕的玛利亚呢?这样的生理状态下,仍要长途跋涉,肯定使她疲惫不堪,痛苦不已。听到一句“没有地方”,她是否也一时不能自己,无助痛哭?不知若瑟与玛利亚可曾感到消极、绝望?有时想想,也不禁感慨:我们熟悉的将临故事——那充满欢腾、盛满喜乐、灌满消费主义的故事——竟源于一次冷漠的拒绝。回首望之,倘若客栈掌柜知道自己拒绝的是圣家三口,他是否会腾出空间,让耶稣、玛利亚和若瑟三人入住? 诚然,我就是客栈店主,客栈就象征我的心房——一个满是担忧、顾虑,没有为圣家腾出空间的心房。无可否认,我在日常生活中,确实无数次拒绝了圣家。就因交际

修直道路

Greg 反思圣若翰洗者呼吁我们“修直道路”之意,从而发现自己有时误将“道路”视为“终点”。 有一个呼声喊说: “你们要在旷野中预备上主的道路, 在荒原中为我们的天主修平一条大路!”(依40:3) 将临期的福音中,我们常听见圣若翰洗者准备迎接耶稣的使命。这个使命即是依撒意亚先知所预言,且圣若翰洗者所重申的这一点: “我是在旷野里呼喊者的声音:修直上主的道路罢!” (若1:23) 将临期提醒我们要在心灵之中为上主修直道路,好为祂的圣诞做准备。教会教导我们,修直道路的方法有好多:阅读圣经,尤其反思将临期的读经;检讨良心,在心中为耶稣腾出空间;深入祈祷,加深与天主的感情,等等。我想,这些都是准备迎来将临期的好方法。对我而言,此文章实属自我告诫:重要的不是道路,而是耶稣。 在反思这段福音时,我赫然发现,自己虽总是一心想为上主修直道路,却多次弄巧反拙。何谓弄巧反拙呢?我想,简单来说,我们常徘徊于两个极端:一,因为道路不够直、不够平,而将其铲除;二,因为着重于道路的建设,而忽视了建设道路的目的。简而言之,我将精力都放在建设那条道路上,却没太专注于它是否能让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