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2019 by Christ Centered Conversations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CHRIST CENTERED CONVERSATIONS

 
 
  • christcenteredconvo

告解队伍中的反思

我在弥撒开始前的半小时便抵达教堂,当时堂内的教友寥寥无几。见到告解室外也没什么人,我松了一口气。告解室外的长凳上只坐着一位老妇人。我对她微笑示意,然后坐下。


本堂神父一贯在弥撒前的十五分钟便开始听告解。但只要稍不留意,告解队伍一旦形成,人龙越排越长,你可能得在没有办到和好圣事的情况下便参与弥撒。因此,我当下排第二,可说是十拿九稳了。


我坐在长凳上,开始自我反省,检讨促使我到此一来的种种罪过。我常以七罪宗为例,回想自上一次办告解以来所犯的罪。我可曾无谓抱怨,甚至发怒?我想起那些令我怀恨在心的人,也想起那些我难以宽恕的人。还有一些人,因为作出错误的抉择,伤害了自己,也令我痛心忿怒。我气自己没用,无法帮助他们。我因为骄傲,竟认为能够凭自己的力量解决所有的问题,而没有信任天主、依靠天主。


我深呼吸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懒惰、贪心、贪饕、迷色,种种罪恶,不胜枚举。近期的失利、过去的失利、失利之上又是失利。重蹈覆辙,一犯再犯的罪,有时令我自觉恶心。多少次的忏悔,多少次答应自己要改过,又多少次黯然失败。更糟的是,纵使罪恶严重,我的内心有时却似乎不觉沉重。每当别人与我分享他们如何努力克服某种罪恶(例如迷色),而我却已对自己的道德处境不以为然,甚至心灰意冷,我更是深感惭愧。


我自我挖苦:这一段反省,早应该在踏入教堂以前就完成了。事到如今,时间只剩不到半小时,怎能完整省察所有的罪过?这不正是七宗罪当中的“懒惰”吗?话说回来,我有时也喜欢以七美德——谦卑、宽容、耐心、勤勉、慷慨、节制、贞洁——来审视自己。以亚奎那的定义思考如何实践七美德,可使我发觉自己在信仰生活中的欠缺,从而做出适当的改善。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,有机会我们下回分解。


人们若能窥探我的思绪,或许会说我略显病态、过度疑虑、吹毛求疵、刻意贬低自己。然而,对自己诚实坦然,确实能磨炼虚心。人们常质问天主教徒,为何要将一切罪过告知神父,而不直接向天主倾诉?我想,这是因为天主教意识到很重要的一点:救赎,并不发生在什么飘渺的圣境。反之,我们必须能够实实在在、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天主的救恩。这也是为何耶稣基督选择降生于世,以具有完全的天主性,又具有完全的人性。唯有这样,世人才能打从心里、打从骨子里都深切地感受到祂的救恩。


如此一来,我这时处身于这冷气殿堂,坐在这硬邦邦的长凳上,边望着那空荡荡的告解室,边等着神父的亲临——这一切实在的体验,都成为我得救的途经。我坐着省察良心的当儿,内心的挣扎有了真实的体现——在精神上与魔鬼的斗争,也有了真切实在的形态。而当我终于进入告解室向神父承认罪过时,这位由主教授品,属宗徒继承的圣职人士,将成为基督第二,基督的替身,为我及他人带来治愈与自由。到时,无论信仰生活位处高低,无论成圣道路有起有落,我又能自由地做个基督徒了。


神父终于到了。他是堂区最和蔼可亲的神父。他向我们微笑着,便进入了告解室的另一端。不一会儿,门上写着“Present”的告示牌亮起了。我身旁的老妇人站了起来,走进了告解室。快了。我回头一望,队伍已相当之长,男女老少都等着办告解。一对中年夫妇从我身旁走过,并向我微笑。我认得他们——他们的儿子曾是我要理班的同学。我四周张望,教堂内的人越来越多了,我却没见到任何一位当年和我一同上要理课的同学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什么,但也令我想起那些已离开教会的旧教友。我略感难过,但内心更加坚决了。


是的,我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得到宽恕。随宽恕而来的是一份使命:尽我所能做一位好基督徒;为迷失方向的人点亮道路;面对天主给予我的种种挑战时,保持耐性,沉着应对。

老妇人踏出告解室。我起立,随之而入。告解室狭小、明亮。我面对布幕,双膝下跪,开始说出熟悉的字句:“求神父降福,准我罪人告解……”



© 2018 Christ Centered Convo/Garrett Christopher Ng

© 2018 Christ Centered Convo/Clarence Lee

4 views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